快捷搜索:  as

国家电网、大唐集团同日换帅,两名总经理出任

原标题:国家电网、大唐集团同日换帅,两名总经理出任董事长

临近年末,悬空的电网和发电央企董事长职位纷纷迎来补缺。11月底以来,中国华电集团有限公司、国家电网有限公司和中国大唐集团有限公司此前以“二把手”身份暂时主持全面工作的三位总经理均已正式出任董事长。

今年内,电力领域央企“一把手”迎来退休潮,五大发电集团和两大电网公司之间的高管流动十分频繁。截至目前,华能集团、大唐集团、华电集团、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国家电网公司、南方电网公司都已在年内完成“一把手”更迭,生于1955年的国家能源集团党组书记、董事长乔保平也已年届退休。伴随频繁人事变动的是,多家集团出现总经理人选空缺,人事调整还将继续进行。

首位非“老国网”的全球最大公用事业企业董事长

据官网消息,12月13日上午,国家电网有限公司召开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大会。中共中央组织部有关负责人宣布了中央关于国家电网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任职的决定:寇伟任国家电网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免去其国家电网有限公司总经理职务。上述职务任免按有关法律和章程办理。

自11月15日原董事长、党组书记舒印彪卸任以来,寇伟以国家电网公司董事、总经理、党组副书记身份暂时主持全面工作已近一个月。现年57岁的寇伟基层发电厂出身,曾长期从事水电工作,职业生涯有很深刻的华能烙印。业内评价,寇伟属于务实派,敢说敢干。相比于两位前任董事长刘振亚和舒印彪,寇伟在国家电网公司履职的时间不足两年半,刘、舒二人则是从原国家电力公司过渡到国家电网公司、在该公司履职长达十多年的“老国网”。

公开简历显示,1983年8月参加工作后,寇伟曾任云南省阳宗海发电厂车间主任、党委办公室主任,云南省电力工业局安监处副处长、处长,云南省漫湾发电厂厂长、党委书记,云南省电力工业局(公司)副局长(副总经理)、党组成员,云南电力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党组成员,云南澜沧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华能澜沧江水电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中国华能集团公司总工程师。2010年2月,寇伟出任华能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党组成员。直至2016年执掌国家电网帅印十余年之久的原董事长刘振亚到龄退休、原总经理舒印彪接棒董事长,寇伟由华能集团调赴国网。

国家电网公司是全球最大公用事业企业。官网资料显示,该公司经营区域覆盖全国26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覆盖国土面积的88%以上,供电服务人口超过11亿人。公司注册资本8295亿元,资产总额38088.3亿元。2017年,该公司全口径用工总量为163.3万人,年实现利润910亿元。

近两年多以来,国家电网公司领导班子变动频繁,非国网系出身的高管比例大幅提升。目前的党组成员构成中,党组书记寇伟来自华能集团,党组副书记辛保安来自华电集团,党组成员黄德安来自福建省纪检系统,党组成员罗乾宜来自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党组成员刘国跃也曾长期耕耘于华能系统,唯有党组成员韩君是从省级电力公司晋升而来。

舒印彪担任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的两年多时间里,基本延续了刘振亚时期确立的经营思路,比如推行交流特高压、全球能源互联网、海外资产收购等。此外,本轮电力体制改革三年多以来,国家电网公司所处的经营环境已然改变:2017年,国网公司的市场化交易电量达12095亿千瓦时,同比增长50%,2018年的市场化交电量预计达到1.4万亿;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大幅降低企业非税负担 , 降低电网环节收费和输配电价格;今年10月,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通报增量配电业务改革第一批试点项目进展时称,“一些地方政府和电网企业在改革关键问题、关键环节上认识不到位,与中央改革精神存在偏差”,并决定建立增量配电业务改革试点进展情况每月通报制度。

寇伟在近日于《国家电网》杂志刊发的署名文章中称,必须要增强改革时不我待的紧迫感。近年来,电力体制改革、国资国企改革深入推进,竞争环境日益激烈;一般工商业电价平均降低10%,成本压力前所未有。公司法人治理结构尚不完善,内部管理、激励约束效应未有效发挥,“铁饭碗”“大锅饭”等传统思维依然根深蒂固,管理机制不活,发展动力不足,运行效率不高,市场意识、成本意识和效率意识相对薄弱,阻碍了企业发展,除弊革新迫在眉睫。

“公司正以电力体制改革为契机,全面推进内部治理结构改革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把“三项制度”改革与混合所有制改革、增量配售电市场改革、组织体系变革等改革工作有机协同,融入和支撑现代供电服务体系建设、业财一体化管理、资产全寿命周期管理、综合能源服务体系建设等重点工作。”寇伟在署名文章中称。

四家电力央企出现总经理空缺

同是12月13日上午,中国大唐集团有限公司召开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大会。中共中央组织部有关负责人宣布了中央关于中国大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任职的决定:陈飞虎任中国大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免去其中国大唐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职务。上述职务任免按有关法律和章程办理。

在此之前,大唐集团董事长已空缺逾4个月。今年8月初,年满63岁的大唐集团公司原董事长、党组书记陈进行到龄退休,由时任总经理、党组副书记的陈飞虎暂时主持大唐集团全面工作。

2002年2月,国务院下发《电力体制改革方案》,确定了“厂网分开、主辅分离、输配分开、竞价上网”的改革目标,国家电力公司由此被拆分,电网资产重组为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发电资产分拆为中国华能集团、中国大唐集团、中国华电集团、中国国电集团、中国电力投资集团。

近年来,中国电力行业经历了两次大型央企重组,诞生了两家资产规模超万亿的大型综合性能源集团,五大发电央企由此演变为:华能集团、大唐集团、华电集团、国家能源集团(2017年11月由国电集团与神华集团重组组建)和国家电投集团(2015年6月由原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与国家核电技术公司重组组建)。

与其他几家发电央企相比,大唐集团的资产总额体量最小。官方资料显示,截至2017年7月底,大唐集团资产总额达到7006亿元,员工总数10.01万人,在役发电装机1.42亿千瓦。大唐所拥有的发电资产中,大约七成是火电资产,其余为水电、风电、太阳能等清洁能源。除发电主业外,大唐集团在煤矿、煤化工、铁路、港口等领域也有所布局。

现年56岁的陈飞虎在进入大唐集团工作之前,曾长期在原国家电力公司、华电集团、国电集团担任高管。2016年12月,大唐集团原总经理、党组副书记王野平到龄退出领导班子,陈飞虎由此从国电集团二把手调任大唐集团总经理、党组副书记。

近日履新的发电央企总经理还有温枢刚。11月29日,华电集团总经理、党组副书记温枢刚暂时主持全面工作20余天后,出任该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温枢刚曾长期在国内大型电气装备制造集团东方电气担任高管,2016年12月调任华电集团总经理。

受燃料成本上升和市场电量增加形成的双向挤压,传统发电集团当前面临的经营形势颇为严峻,是发电央企高管必须面对的挑战。根据中电联统计,去年全国规模以上火电企业仅实现利润207亿元,比上年下降83.3%,直接拉动发电企业利润同比下降32.4%。今年上半年,国内火电企业因煤价上涨、发电成本上升,经营形势仍然比较严峻,亏损面接近一半。

发电和电网企业之间的屡次干部流动及几位总经理出任董事长后,华能集团、大唐集团、华电集团、国家电网公司均出现总经理空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