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下的社会化阅读

原标题:新媒体下的社会化阅读

社会化阅读的成因

近年来,基于新媒体技术的发展,网络社群传播发展迅速,阅读方式也发生了变革,产生了一种新的阅读模式——社会化阅读。

社会化阅读不同于传统阅读中信息到个体单向流动的模式,是一种个人基于兴趣、价值观和情感认同与其他人进行联结,形成阅读社群,并对信息进行获取、分享、交流、评论的新型阅读模式。

比如网易新闻、搜狐新闻、腾讯新闻等新闻阅读类客户端

知乎、豆瓣等知识经验交流类网站平台

拇指阅读等阅读类app

及各大社交媒体上的读书会等等,都是用户进行社会化阅读的平台。

社会化阅读形成的最主要原因为新媒体下网络社群传播的飞速发展,新媒体技术下,麦克卢汉关于“重归部落化“的预言正在日渐实现,人与人之间通过共同兴趣、共同价值观和情感认同进行联结,通过对话、分享、讨论等对关系进行维护,网络社群是一种打破时间与空间区隔的特殊群体。除网络社群传播外,时间碎片化所带来的碎片化阅读也是社会化阅读模式形成的一大原因。

新媒体环境下的“意见领袖”机制

新媒体环境下,人人都是内容生产者,人与人间的关系网必然趋向于扁平化,但拥有更多知识资本或其它社会资本的传播者在传播过程中依然会承担意见领袖的角色,较其余传播者拥有更大的话语权,在一定程度上能够主导话语方向,这一点在社会化阅读中也有相应体现。

例如在人人可分享知识的app知乎中,拥有更高话语权的传播者通常为“认证蓝v”、管理员及高学历者。因为知乎作为一个人们了解其它知识的问答类app,包含不同学科、不同领域的知识,而人们在面对陌生、不熟悉的领域时,往往会选择听取领域中“权威”的意见。

隐忧——阅读的碎片化与浅层化

社会化阅读是新媒体发展的必然结果,这种阅读模式也有效推动了全民阅读风潮的形成。但在掀起阅读风潮的同时,社会化阅读也带来了许多问题,例如:碎片化阅读与浅层化阅读的大行其道、信息冗余所带来的不确定性与知识假象、信息茧房的形成等。

碎片化是社会化阅读所带来的最为显着的问题,碎片化不能让我们了解到体系化与结构化的知识,我们无法从碎片化阅读中看到事物的全貌、了解事件的真相,我们通常仅仅只能看到事情的一个方面。但是这样不完全的了解依然会带来一种自我满足,我们自以为已经获取到了有效的知识和信息,但碎片化的知识和信息在很多时候无法帮助我们得到一些真正有意义、有价值的结论。

就如同盲人摸象,你可能会摸到柱状物体、管状物体、锥状物体,但是你摸不到整体。下次别人再问你摸到了什么时,或许你记性不错,你告诉别人,大象是个管子、是个柱子、是个锥子……记性不好的人只能说,大象摸起来不错。你不可能告诉他,大象是长鼻纲类哺乳动物,有巨大门齿,体重3吨……但是很可悲的是,很多人往往就坚信,自己摸到的东西就是事实,自己接触到的就是整体,大象就是个柱子、是个管子,这就是碎片化阅读的危害。

要想尽量减少社会化阅读的这些负面影响,就必须从根本上对受众个体需求、网络社群传播过程和新媒体本身进行分析。将社会化阅读与经济、社会有效结合起来,以推动全民有效深层次阅读的发展。

比如吴晓波频道作为一个财经类自媒体,认可商业之美,崇尚自我奋斗,将这种价值立场融入文章内容,并嵌入至线下场景,所举办的读书交流会、千人转型大课、组建大头帮等都在向目标受众传达其商业思想和文化品位,将线上的精神共鸣转化为真实的社会行动。吴晓波频道提供的启示为,将媒体、网络社群、传统媒体/出版机构、商业组织结合起来,使线上活动充分有效或将线上活动转化为线下活动,以此构建全民参与的现实有效阅读的良好体系。

“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古人诚不我欺,书籍作为获取前人思想、经验以及自我思想提高升华的重要载体,是人类社会永远不能遗忘和丢失的文化产品。

得益于新媒体技术,社会化阅读在我国掀起了一阵阅读风潮,据2018全民阅读报告显示,19%读者主要阅读电子书,15%读者主要阅读纸质书,而高达55%读者同时阅读纸质书和电子书,电子书读者数已超过纸质书读者数。

和其他所有新事物一样,由新媒体所带来的社会化阅读有其好处也有其弊端,面对社会化阅读同时带来的阅读的浅层化等问题。我们必须在深刻洞察其发展过程、特点、趋势和走向之后,整合社会资源,把这个新现象引入一个良好的发展循环模式,以此让大众真正受益。

本文为北大新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